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20小说 >> 半妖司藤 >> 第②章-修

颜福瑞觉得,秦放和司藤小姐必然聊的不甚愉快,因为到了杭州之后,司藤只在秦放家里住了一晚,就搬到了西湖边上的“流花照水”私家客栈。

这客栈不大,二层小楼,带了前院后院,灰瓦井台藤架石桌,很是古色古香,颜福瑞觉得客栈人多,进进出出的不方便,先还百般不愿意,入住了之后才知道是秦放跟人商议,包了一个月的全房,司藤和颜福瑞只管住着,白天黑夜都没人打扰,除了饭点的时候会有人过来送饭。

地理位置也好,闹中取静,一开窗就是雷峰塔,清晨是一湖静水披薄雾,傍晚是斜阳一抹上雷锋。

不过再好的景,架不住天天看,珍珠看多了还成沙,颜福瑞看了两天不到就觉得腻了:偌大西湖像一盆洗菜水,雷峰塔就像竖着的一个大倭瓜。

穷极无聊时,也给秦放打过一两次电话,秦放的意思是,司藤身体不好,需要这么个幽静的地方休养,而且,流花照水离雷峰塔很近,她随时可以过去走走。

话说的有理,颜福瑞随口问了句:“你怎么不来啊?”

秦放沉默了一下说:“公司事忙。”

哦,对,公司,秦放是有钱人呢,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颜福瑞多少有点自惭形秽,有钱人尚且如此勤奋,愈发衬托地他不思进取,颜福瑞开始正视这个叫“未来”的问题:青城的家已经拆了,瓦房也不在了,自己得为以后做个设想啊……

这一晚,他趴在院里的石桌上唉声叹气,串串香是本行,不想放弃,可是开个火锅店也不错,以前下雨天,他手忙脚乱撑开雨布遮摊子的时候,就特别羡慕那些开火锅店的人,有瓦遮头,下雹子都不愁,巴适的很,赚了钱之后攒着,攒够了就能做慈善了……

司藤从楼上下来了,赤脚穿了双丝缎拖鞋,睡衣外头裹了件驼色羊毛流苏披肩,头发有些许被裹进披肩里,慵慵懒懒的。

她在藤架下的躺椅上躺下来,下意识紧了紧披肩。

颜福瑞有些奇怪:“司藤小姐,你冷啊?”

怪了,她不是不怕冷的吗,初见她是冬末春初,她经常穿丝质的薄旗袍,小腿就那么裸着露着,也不怕得关节炎什么的,现在,天气是慢慢往暖和了转,她反而时不时现出怕冷的迹象来了。

“是不是生病了啊,秦放说,如果你有不舒服,让我给他打电话呢。”

司藤冷冷瞥了他一眼:“给他打电话有什么用,他来了我就舒服了?除了白英,天皇老子来了都没用。”

哦,了解了,又是因为半妖的妖骨承受不了沈银灯的妖力。

颜福瑞想到一个精绝的比喻,这种情形其实很像吃饭,胃只有拳头那么大,却硬塞下两个拳头那么多的食物,吃撑着了,当然就难受。妖力这种东西又消化不了,不动还好,一旦蹦蹦跳跳,就更难受。

他自觉这个比喻好形象,心痒痒地想在司藤面前显摆,又不敢,转念一想:司藤小姐大概收了沈银灯的妖力以来,一直都没舒服过,可见人还是老实本分的好,老话说的好呢,不是自己的,费力气拿来,也不一定有福消受。

当然了,这话还是不敢说出口,换成了小心翼翼的:“那司藤小姐,是不是还要再休息两天?”

司藤的眉头皱了起来:静养是自己的意思,总觉得寻个僻静之处,心中无挂,万事消歇,身体上的不适就会随之消失,继而就会精力充沛,全力以赴最后一件事。

现在看来远非如此,由沈银灯的妖力引发的不适一直在耗费她的元气,人生病养病是“病去如抽丝”,她反而像是一寸寸被抽了丝,越是休息越是昏昏沉沉头重脚轻。

她的目光越过颜福瑞的肩膀,停留在远远的一处。

颜福瑞愣了半晌,也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

是夜半湖心的雷峰塔,塔身不知道安插了多少灯泡,那叫一个流光溢彩,往昔的胜景是“雷峰夕照”,现在反而是这夜景更撩人,引来无数三脚架和□□短炮,此起彼伏的咔嚓咔嚓咔嚓嚓。

客栈的墙上贴了一张西湖旅游图,这两天颜福瑞已经翻来覆去研究过好多遍了,雷峰塔就在夕照山的雷峰上,那首诗怎么写的来着,“白雪茫茫,残影慌慌,夕阳照水,骨浮峰上”,他的理解是,第一句的白就是白英的白,第二句的影是“英”的谐音。

所以第一二句,点出了人名:白英。

第三第四句就更明显了,夕阳照水,有个“夕”字有个“照”字,明显就是暗指“夕照山”嘛,还有个峰,夕照山又称雷峰啊,还有个“骨”字,如果重新排列顺序,意思就是:白英的骨头在夕照山雷峰上嘛!

颜福瑞看着灯火通明的雷峰塔,咽了口唾沫,心里有点紧张:“司藤小姐,我们最好还是晚上去挖,白天游客太多了,晚上虽然有人看守,到底好一点。挖的时候,把秦放也叫上吧,带两把铁锨,也挖的快一些……”

司藤冷冷看颜福瑞,颜福瑞说着说着就结巴了:“铁……铁锨不好吗?那……那用什么挖?”

***

秦放确实在公司,他调这几个月所有的邮件来看,一封封的过,自己都说不清楚是真的忙,还是为了忙而忙——但就是不想停下来,这样的话,颜福瑞电话打过来,他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公司事忙啊。”

门禁处传来滴的自动开门声,秦放有些意外,都已经晚上十点多了,还有人进公司吗?

脚步声从前台的走廊处一路传过来,近前时,透过磨砂玻璃,他认出了那身形和走路的姿势,单志刚。

听公司里的人说,单志刚被送进医院之后,也再没有在公司露过面了,关于单志刚的传言,私下已经散布开来,毕竟,神龛和神秘的女人照片,在好事者口中,可以编织成数十种匪夷所思戳人脊骨的故事。

……

这么晚了,他怎么会来呢?

单志刚在秦放办公室门前停下来,伸手敲门。

秦放沉默着没有动。

又过了一会,手机响了,显示屏上“单志刚”三个字有些刺眼,秦放拿起来,看了看手机屏又看了看门外佝偻着身子拨打电话的单志刚,还是滑动了接听送到耳边:“喂?”

单志刚说:“秦放,我没别的意思,公司的人给我打电话,说你这两天进来了,我父母在国外,身体不好,我决定过去陪他们一段时间,顺便看一下那头的机会,正好走之前你回来,有些事情跟你交代一下。”

“公司是我们两个人做起来的,虽然现在大家关系不是很好,也没必要撂摊子。我的意思是,你反正在国内,公司的事就麻烦你多尽心,我的那份,该拿的我还是拿,将来你不想跟我合作,谈个合适的价钱,我也愿意脱手。反过来,你想脱手,我也能出价。”

“大家成年人,理性做事。我知道你因为陈宛,不想受我一分钱的好处,但是你出过力,你应得的……”

秦放打断他:“你放心吧,该我得的,我会拿着的。”

单志刚有些意外,还以为要说服秦放会费很大力气,毕竟他很多时候意气用事,也不够冷静……

秦放跟从前相比,似乎有些变化,但具体又说不上来。

“还有事吗?”

单志刚从恍惚中回神,他迟疑了一下:“还有,你不在的时候,安蔓的事我办完了,她家里没什么人,跟亲戚的关系也不是很好,我出钱帮她买了块墓地,和陈宛的……隔了两排……”

秦放的眼前陡地模糊,他低下头,深深吸一口气,努力保持着平静:“我知道了。”

秦放的话很少,显然,今晚自己不是个受欢迎的客人,单志刚自嘲地笑笑:“还有一件事,你听了应该觉得安慰。张头儿给我打电话……你记得他吗,负责安蔓那个案子的警察张头。”

“他跟我说,杀安蔓的凶手已经有眉目了,姓周,在青海什么地方。他带了两个同事正赶过去,应该快到了……”

秦放怔了一下。

他说的是……周万东?

***

相比较内地的大医院,囊谦这家小医院的设施设备确实简陋了些,夜深了,病房的电压有些不稳,天花板上的白织灯一暗一暗的。

周万东僵直地躺在床上,医护人员从来没在他面前提过他的情况,但是,从他们偶尔流露出的唏嘘怜悯的眼神来看……

这辈子,自己大概是站不起来了,也许,连坐都坐不起来了。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他发誓自己从没有见过她,她是因为秦放迁怒自己吗?那实在是冤枉的很,他只是听命行事,真正的幕后主使是贾桂芝那个女人啊。

……

门开了,贾桂芝略显矮胖的身形出现在门口,周万东警觉地松开攥紧的拳头,脸上的狰狞表情也瞬间缓和不少,甚至努力地朝她笑了一下:现在形势不如人,得尽量老实,更何况,贾桂芝算他半个救命恩人呢。

真是没想到,她会把他送到医院,还跑前跑后的花钱救他。

贾桂芝关上门,拖了把椅子在病床前坐下,伸手从包里掏出一个木塞子的透明玻璃瓶,慢慢举到眼前,提醒他:“看哪。”

看?看什么看?贾桂芝的表情这么古怪,周万东心里有点发毛:玻璃瓶子里,好像也没装什么东西啊……那是一根很细的线吗?

贾桂芝把木塞子拔开,食指顺着瓶口伸了下去,周万东的眼睛渐渐瞪大了:他看见那根细线攀上了贾桂枝的指腹,贾桂芝的手指伸出来时,细线虚虚地垂着,像是鱼咬了钩。

再然后,她的食指移到被褥上方弹了弹,那根细线掉落在被面上,但是仔细看,蠕蠕的,明明是在爬,向着他头的方向。

周万东的脸色变了,他紧张地咽着口水,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伤的关系,说话总是含糊不清,像是在漏风。

贾桂芝说:“我们老赵,是活不过来啦,白英小姐怪我了,她说,让你们看个坟都看不好,现在人丢了,上哪找去?”

这不像是细线,像是没头没脑的虫子,而且,一定不是什么善类,周万东压根没去听贾桂芝在讲些什么,他紧张地示意着贾桂芝“拿走”、“拿走”。

贾桂芝像是没看到,继续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好在,白英小姐也没怎么生气,还说,不会让藤杀取了我的性命。又说,你们贾家,这么多年也辛苦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

那个怪东西越爬越近了,周万东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了。

“我说,其实我也没什么想法,我不图别的,就是想为我们老赵……报仇。”

听到“报仇”这两个字,周万东瞬间僵住了。

贾桂芝的目光缓缓落到周万东身上:“这么多日子东奔西跑的,你当我忘记了是吧?我怎么会忘记呢,我们老赵可是死在你手上的。”

“我想着,你这种人,一定干过很多坏事,手上,也不止我们家老赵一条人命,一刀捅死你太便宜你了,你就该活着,长长久久地受活罪。”

那细线蠕动到了周万东的脖子上,冰凉的冷意渗到皮肤下面,周万东死死闭住嘴巴,拼命去摇头,似乎想把那东西甩落在旁,贾桂芝嘿嘿笑了两声,忽然脸色一变,近乎狰狞地扑过去,双手狠狠掰开周万东的嘴。

她说:“我求白英小姐给我藤杀,你死了太便宜,瘫痪了也太便宜,凭什么下半辈子太太平平地躺着呢?我给你找了个朋友,你们相亲相爱,不离不弃啊。”

周万东挣扎的幅度更大了,凉意蠕蠕爬进了他的嘴里,滑过喉管的时候,他近乎绝望地痉挛了一下。

贾桂芝反而笑了,她如释重负地坐回椅子上,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哦,对了。”

她从衣兜里掏出个黑白相间细细长长的物件:“说好的,九眼天珠,我这个人,说话算话,说了给你,就不会诓人。”

这就是九眼天珠?黑黑白白,貌不惊人,乍一看,像是塑料合成品。

贾桂芝拽过周万东一只手,把九眼天珠塞进他掌心,又面带讥诮地帮他把手掌合起来:“来,摸摸看,辛苦了这么久,如果摸都没摸过,未免太不甘心了。”

周万东活活撕了她的心都有了,眼底露出极其凶悍的光来,贾桂芝很是无所谓地笑笑,起身走到窗前,轻轻推开半扇,说了句:“该到了吧。”

……

远处,隐隐传来警车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

贾桂芝嘴角带着微笑,一级级走下台阶。

藤杀再也不是贾家的威胁了,老赵的仇也报了,警察来的时候,会发现周万东身边的那颗九眼天珠,他们会帮忙物归原主的……

从未感觉这么地轻松,真好,一切都了了。

**********V章修文**********

喜欢半妖司藤请大家收藏:(www.xiaoshuo120.com)半妖司藤120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半妖司藤最新章节 - 半妖司藤全文阅读 - 半妖司藤txt下载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半妖司藤 120小说

猜你喜欢: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折光Ⅱ皇上,有种单挑本宫?嫁个夫君是神龙神医狂妃,废材三小姐[综]诺澜的历练之旅妖孽娘子:拐个师叔来暖床一指成仙修仙女配:打倒白莲花妖魅九天快穿之我的任务有点怪花妖涅槃:仙尊难驾驭绝色女神的近身高手女主渣化之路凡女逑仙烽火文途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惊世废柴七小姐铁匠家的小娇娘远古种田记一世盛欢:爆宠纨绔妃穿越之兽人也忠犬逆天绝宠:邪帝的杀手妃带着超市去种田明夷于飞快穿之无限治愈
完本推荐: 重生鹿鼎之神龙教主全文阅读火爆狂兵全文阅读[快穿]拯救男配计划全文阅读直死无限全文阅读向着娱乐圈开炮全文阅读我的杀手女友全文阅读重生之资本帝国全文阅读剑凌九重天全文阅读超级仙学院全文阅读快穿之男主都是我的全文阅读绝色总裁爱上我全文阅读奋斗1981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仙道华章全文阅读三国之大汉雄风川军威全文阅读妹子,我教你修仙全文阅读良陈美锦全文阅读sorry!有钱真能为所欲为全文阅读倾权天下只为你全文阅读娇术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一品容华相医战纪娱乐超级奶爸太古龙象诀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九零后天师返祖成龙:绝世大小姐重生之狂暴火法药门仙医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我的超级庄园最强小农民天命武君乘龙佳婿万界最强狂帝西游之位列仙班盛宠之将门嫡妃永恒圣王玉玺记都市之最强狂兵道家祖师万界仙王如果能少爱你一点仙韵传最强女皇大人修神外传仙界篇攻略极品极品最强大少至道学宫

半妖司藤最新章节手机版 - 半妖司藤全文阅读手机版 - 半妖司藤txt下载手机版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半妖司藤 120小说移动版 - 120小说手机站